导航菜单

名家论坛》单厚之/疫情救不了韩国瑜-印尼爪哇谷洞

以韩市府最近的动作来看,韩国瑜自己也觉得情况不妙,但韩国瑜的动作越多、越大,其实对罢免就越不利。韩国瑜或许应该转个念头,认真思考自己究竟要如何跟高雄市民告别,好好想想自己要留下怎样的背影。韩国瑜因为高雄而达到政治生命的高峰,没了高雄,韩国瑜什么也不是。

新冠肺炎的疫情,一度被认为是影响罢免案的重大变数。如果疫情导致民众出门的意愿降低,可能让罢免票数无法跨过门槛;另一方面,如果高雄市政府的防疫表现好,也可能让民众对韩国瑜改观。

韩国瑜一连串的大动作,当然是希望能和侯友宜一样,因为积极防疫、料敌从宽,而获得民众的认同,结果却换来「封城秀急」的嘲讽。韩国瑜的种种主张,并非完全都没有道理,但民众对于韩国瑜的既定印象没有改变,韩国瑜拉高自己声量的同时,也激起了更多反对的情绪。

●作者:单厚之/资深媒体人●本文为作者评论意见,不代表《NOWnews今日新闻》立场

「时代力量」昨天公布的民调显示,有52.1%的高雄市民同意罢免韩国瑜、不同意为35.2%,而有65.6%的高雄市民表示当天会去投票。即便考虑到机构效应、选民动力等因素,罢韩同意票要跨过「选举人总数1/4」门槛的机率,还是很高。而从韩国瑜最近一连串的政治动作,也可以看出韩阵营的焦虑。

了解政治的人都知道,选举的本质有相当程度是「拉仇恨」。拉高自己支持者对对手的仇恨,让支持者有更强的动力投给自己;抑或是拉高反对者对自己的仇恨,让自己的支持者愿意对抗、捍卫自己。

●《今日广场》欢迎来稿或参与讨论,请附真实姓名及联络电话,文章欢迎寄至opinion@nownews.com

早在总统大选前,罢韩团体就已经来势汹汹。韩国瑜败选之后,随即宣布回归市政,一改选前的作风,经常早早就安排了市政行程,希望改变自己在市民心中的形象。

也因为有侯友宜的前例,包括韩国瑜在内的其他蓝营县市首长才开始逐渐跟进,韩国瑜才会在磐石舰疫情爆发时,高调进行疫调、要求对医护进行普筛、准备封城的兵棋推演、启动「平安演习」。

但目前看来,疫情对韩国瑜的帮助显然不大。国内疫情控制的状况太好,已经多日零确诊,如果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,对民众投票意愿的影响可能不大。另一方面,民众多将防疫归功于中央,地方政府得分不多;明明高雄市是少数零确诊的城市,但在「时代力量」、《远见》等多项民调中,民众对于韩国瑜的防疫表现满意度都不高,似乎很多民众依旧是用原本的既定印象评分,而不完全是看结果。

但韩国瑜团队却不愿采取这两种手段,过去几个月一直都是韩国瑜事事亲上火线,天真的以为摆出一副勤政的样子,就能改变民众观感,终于搞到今天这个地步,罢免案过关的可能性看似越来越高。

政治人物起起落落本是常态,但很少看到政治人物起伏如此剧烈的。去年的4/23韩国瑜发表了「韩五点」,一方面说「此时此刻无法参加现行制度的初选」,同时又强调「愿负起责任,不计个人得失荣辱」,然后在5/17讲出了「Yes , I do .」而今年的此时,韩国瑜真的就面临罢免的危机。

韩国瑜最大的问题在于,从一月败选至今,并没有真心、正式地为自己去年此时所做的决定,向高雄人道歉、请求原谅。所以同样是「超前部署」,陈时中、侯友宜做就能得到掌声跟认同,而韩国瑜就给人一种过激、有所图、无厘头的感觉,彷彿去年那个动不动就谈「大海与漱口杯」,「乱刀流」的韩国瑜又回来了。

过去两个月,地方首长在防疫上得分的,首推新北市长侯友宜。侯友宜早在2/20就建议中央指挥中心提升到「一级开设」,要求民众搭乘大众运输戴口罩、进市府洽公戴口罩、封闭市府旗下的图书馆、运动中心、率先进行封城演习等等…。不管是不是真的有需要,侯友宜很多步都走在中央指挥中心的前面,一连串的「超前部署」,也让侯友宜得到不少好评。

名家论坛》单厚之/疫情救不了韩国瑜

而罢免的情况正好相反,降仇恨、求和解,才是最重要的关键。韩国瑜本身不愿意认错、道歉、求和解,就应该努力思考如何「降仇恨」,减少选民对自己的厌恶。降仇恨的方法有很多,例如台北市长柯文哲就退居第二线,让副市长黄珊珊站到第一线;同样的,高雄市在查缉酒店停业时,也是由副市长叶匡时带队查「金芭黎」,以避免「花天酒地」的联想。

▲有网友嘲讽高雄市长韩国瑜是「封城秀急」﹔对此,韩国瑜说,「第七次」强调高雄市完全不考虑封城,更自嘲自己是丰臣秀吉的弟弟「封城不急」。(图/翻摄自议员高闵琳脸书粉丝团)